苏祁

I need a gun,
Shoot him through your chest.

贴个群宣
入群微审,过审进主群
群号见评论
是兄弟就加群来砍狼狗崽子群主。
 
顺便打个广告,白纹想要脱单。
 
随机给一个加群小可爱写篇文,想要的话找我就好,毕竟文笔辣鸡的不行。
 
 
占tag致歉。

鸽了很久良心过不去于是混更

#自戏
#好久不写戏手生
#意识流严重
#想要点意见
  
  
        乌云压抑着天空与昏暗的教堂混为一色,使它在浓雾的遮掩下显得更加孤寂和落寞。
        长椅上装饰着美丽的花朵——至少在之前它们的确美丽的像是童话中的精灵。破旧灰暗的红毯尽头是雕刻着十字架的唱诗台,那位可怜的新娘,她本该站在那里,牵着她挚爱之人的手念出对爱情来说最诚挚的誓言。
        What a pity.
   
        鞋底踩在陈旧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混搅着自地面飘起的尘土,穿过薄雾发出并不大声的回响。溅上鲜血的十字架和被濡湿染红的地毯边缘都昭然若揭——
        She's here.
        I'll win.
   
        指尖轻擦过被染脏的十字架,粗重的喘息声自唱诗台后方传来。听吧,这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声音。Panic、Despair and Hate。
        他们恐惧疼痛,害怕死亡,他们因为濒死而绝望,他们因为无力反抗而憎恨。
        A lot of people,他们还会祈祷。祈祷自己够幸运的活着,不像样的逃离;祈祷有人手下留情,能够放过他们;祈祷一个[Hero/英雄],带着他们逃脱黑暗。
  
        Ridiculous。指尖在台面上轻敲,叩出有节奏的声响,但古典钢琴乐的谱法似乎并不适合这样的敲击。 真可惜,我本想为最后一位客人演奏一首优美的送别曲。
        鞋跟叩在地面上的声音后便是客人抑制不住的声响,她缩在唱诗台下面发抖,脸被血迹和眼泪浸湿。稍弯下腰将右手背在身后,左手已然礼貌的伸至人面前,这简单的礼节的确反了,但只有这样才更适合刺穿她的腹腔。
        揽起她细瘦的肩,将人抱起在怀中,身上干净整洁的礼服被她不断流出的血液沾染,顺着衣角滴落在地上和同样干净的鞋尖上。动作轻柔的将人搁置在唱诗台前的地毯上,一边看着她因血液流失而一点点的失去生命力,一边抬手擦净了刀刃上的血渍。
        她是位很美的女士,染出的红毯也跟她一般美丽。
        她哭泣着、颤抖着爬向唱诗台,将额头抵靠在十字架上低声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基督徒的颂词,但可惜没有能够拯救人性命的耶稣基督。
        教堂外传来了乌鸦的鸣叫,偶尔抬头向上看了一眼,便发现有几只已经停在了梁上——这种狡猾又贪得无厌的飞鸟啊,它们总是在抢着啄食尸体的肝脏。
        女士变的苍白无力,她悲哀的叫喊着,回声在空荡安静的教堂里显得更加凄凉。
        她终究还是没了声息。
        瞪着眼睛趴在地上,半张着嘴头发散乱不堪,身下是深红的地毯。
  
        自私的人啊,连死亡都如此丑陋。
  
        乌鸦开始接二连三的飞来争夺这份新鲜的晚餐,鸣叫声让人感到无比刺耳。
        抬手理了理衣领,扶正了头上的高筒礼帽后,便踱步离开了这座深埋着美好的教堂。
  
        下一次的客人会有更好的招待方式。
 
  
         "Welcome."
   
  
  
   
 
  
 
 

      
 
*  个人理解求生者来到庄园都是有私心的,所以是"自私的人"。

学鸽叫

我们一起学鸽叫
一起咕咕咕咕咕
在你面前挖个坑
还有咕咕咕咕咕
我绝对不会填坑
催更我也不填坑
你要是催更我就咕咕咕
  
送个各位同是鸽手的兄弟姐妹们!

点文

如题,微博600fo点文!
想写一篇第五的文。
有想看的内容请在评论区写出cp!
最好是带梗的,带梗优先哦!
 
最后,cp见标签。

新群来宣一波
求小可爱们来玩
  
P2傻屌图,嘴角微微上扬
  
群号贴评论
占tag致歉
   
顺便,有人愿意和我联文吗
主页点进去最近一篇杰佣逃亡
求求你们跟我联文【死亡】

有没有小可爱跟我联文!
就那篇逃亡!
我真的写不下去了!
QAQQQQQQQQ

优雅型选手 is me.
 
我自己都不信_(:3」∠)_

【杰佣】Escape/逃亡 上

第五人格同人
杰佣
游戏背景
第一人称双视角
序号单数奈布视角
双数杰克视角
ooc有
车在下一篇
  

1.

        我叫奈布·萨贝达/Neb·Sabeda ,是一名退伍佣兵。

        我不是什么老年人,只是因伤退伍。

        现在我身处在一场疯狂的游戏中,躲避着那个怪物残酷的追杀。

    

        退役之后的日子安逸过头,血液中流淌着的,属于雇佣兵的战斗本能让我渴望着鲜血的刺激。

        在这种心理下,我鬼使神差的赴约了这场深藏在废弃庄园的疯子游戏,却发现这里流淌的是自己的鲜血和性命。

        我们被可怖的怪物追逐,在他们的刀刃下寻找逃出这里的方法。

        不知道多少次了,我眼睁睁的看着同伴的倒下,等待他们的或许是一轮又一轮无休止的死亡游戏,亦或是死亡,包括我。

   

        被那群刽子手戏弄到死。

   

        我想要寻刺激,但我不想死……

  

        Nonsense!

    

   

        断续的几声乌鸦鸣叫混着我跑动的声音将本就死寂一片的环境渲染的更加阴森,风吹过的声音在我耳边却更像是逝去同伴的哀泣和监管者充满嘲弄令人作呕的笑声。

        密码机的声音令我感到恐惧,吵的我脑袋发昏,牙关都在打颤,那嘈杂的声响撕破了本该寂静的空气——让我觉得那怪物马上就会寻来。

        我又一次亲眼看着三个同伴被虐杀,却无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拖着受伤的身子东躲西藏。

        我开始焦躁不安,双手被校准失败的密码机电的麻木。

  

        这过于阴沉恐怖的气氛令我快要崩溃。

  

        他,那个怪物。

        他就像是在什么猫捉老鼠的儿童游戏,不紧不慢,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身边经过。我左胸的心脏随着他跳动,声音大的快要贯穿我的耳膜。

  

        谁能来救救我。

  

   

        I'm going crazy.

   

    

   

   

2.

        一直在触电呢。

        他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我见过他好多次了,奈布,萨贝达。

        他和其他人稍稍有点不一样,总能让我的视线在他身上不自觉的停留。

        他很勇敢,也很聪明,他总是能从我手中轻易的逃走,却总是答应了我无理的条件——他自己留下,我就放了其他人。

  

        不过绅士也是会食言的。

  

        捕捉和杀戮,这可是我的工作。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的样子,我很开心。

        我爱极了他在我手中挣扎的模样,爱他受了伤跌跌撞撞逃走的样子。

         他曾经在奔跑的时候撞进过我的怀里,我很失风度的发呆了。

  

         那时风声很小,我们贴的很近。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也感受的到他急促的呼吸,我甚至看到了他帽沿滑下去露出的发。

        从那时起,他的一举一动都令我着迷,我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他在我怀中受伤挣扎的模样成了我臆想的最佳素材。

        我想触碰他,拥有他;我想品尝他的血液,听他的声音;我想占有他,我想杀了他。

  

        我爱他。

  

  

        我喜欢他的心脏为我跳动,只要我接近,那里就会卟咚卟咚的跳个不停。他的心跳为何会如此激烈,他是在恐惧我,还是在爱我?

        其他人都死了,没人会打扰我们。

        这里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庄园。

        请继续挣扎,绝望吧。

  

        最后,请让我用最优雅的方式,将你剖开,切割成最完美的样子。

        Please!

    

   

        乌鸦从空中飞过,落在远处啄食着尸体的肝脏。我扶好了帽子,抽出帕子将刀刃上的血迹尽数抹净。

   

        Sorry,我不会再失态了。

        Now, it's time for me to meet my partner.

   

   

     

    

3.

        就在刚刚,他发现了我。

        他就不紧不慢的追在我身后。

     

        我无数次听到刀刃破空划下的声音,却感觉不到疼痛。他在戏弄我。

        恐惧扼住了我的心脏,逼得我忍不住想要死去,我不知道那可怖的利刃何时会落下来狠狠的划开我的皮肉。

        或许就是下一次。

   

        我机械的向前奔跑,而他在我身后哼着轻快的小调。

   

        终于,在一个拐角,他狠狠的撕破了我的皮肉,我跌倒在他面前。剧痛让我浑身战栗,那一刻我真的不想再挣扎。

        但我不能,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

        我必须,带着大家的份一起逃出去。

        我要活下去。

    

    

  

4.

        他就在我的眼前逃走了。

  

        他跌跌撞撞逃跑的身影都令我如此着迷。

        我的刀刃上还留着他温热的血,那腥甜的气味让我兴奋不已。他逃亡时激烈的喘息还回荡在我耳边,我开始改变主意了。

  

        就这么杀了他实在是过于可惜。

        我要他在我面前露出前所未有的模样。

   

        All right,我承认我有那么一些小癖好,毕竟没有人是绝对完美的。

   

        地上的血迹在一点点的深入泥土中,我不想再耽搁。

        让我猜猜,顺着血迹走下去,我会在哪里捉到这只让人心动的小野狗呢。

   

    

    

5.

        我在他面前爬起,狼狈的逃窜,我不知道我是否甩掉了他,我不敢停下。

        我的心脏不停的在跳动,像是炸响在我的耳边,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我的附近,还是因为我自己的恐惧。

        总有着刀刃碰撞的刺耳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但我却并没有看见他。

        如果他再一次找到了我,我就再也没有力气逃了。

        我可能真的无法再坚持了。

    

        我不知道我跑了多久才停下来。

        我缩在两堵墙壁之间的角落,背后的伤口不似刚才一般严重,却还在流着血,而我完全无能为力。

        我感到体力在流失,甚至想就这么倒下。

        头顶的乌鸦被我驱散,片刻后便再次聚集——它们在等着我的死亡,然后就来啄食我的脾胃肝脏。

   

        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我撕下了外衫尾段一大截的衣服,裹住身后的伤口在身前的肋骨处打了结。

        这很粗劣,但至少可以让我不再流血。

        休息片刻,我便重新站了起来,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前行。

   

        我躲在一个墙角敲打着密码机,绷紧了精神不敢出现一丝纰漏。

        开启大门的密码还剩两条,我却找不到唯一可以让我活下去的地窖。

    

   

        他来了。

        我听见了。

    

        他低沉的歌声猛的揪紧了我的心脏,我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我慌乱的躲进了一旁的柜子中,祈祷着他不会找到我。

   

        我看见他了。

        他从墙边走出,隐在空气之中,我只能看清他所在之处扭曲变形的空气。

        我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踱着步,紧张的死死咬着自己的拳头。

        我不敢动,我的喉咙发着抖,不这样做我甚至快要哭出声来。

   

        直到他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柜子的铁门上。

        我蓄在眼里的泪猛的就滚了下来,砸在鞋尖上溅起了一朵微小的水花。

        我能通过柜门上几道横向的缝隙清楚的看到他手指上的那几根利刃,它们离我的脸太近,仿佛下一秒就会挖出我的双眼。

        而接下来,我的心跳便因恐惧几乎停止。

   

        他摘去了面具的脸隔着柜门放大在我面前,那双猩红的眼里满是危险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Find you.

   

        他的声音淹没了我。

        就像撒旦扼住了我的喉咙。

   

   

        I'm going to die. 

  
   
   
   
  
   
  
  
  
  
  
  
  
       TBC.

【杰佣】Lie

第五人格同人
杰佣cp
ooc有

   

点我上加长林肯
  
长图有点糊,见谅QvQ

灵魂改图。
   
对不起我又跳坑了。
我这就去写文。
 
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