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祁

Envy.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蹭热度就,很牛逼了。
那我写裘肏杰是不是也可以打杰裘tag
用后面肏也没差啦~
手动娇羞。

戚鸟鸟:

提问
杰克对裘克说“我偷小竹笋养你。”
裘克流泪心动的东西很裘杰么?
是沙雕改图我就不抓你ooc的问题,但这种裘克明显处于被动的杰裘你给我打裘杰tag是什么意思?
是,可以无差,但是无差这个词用在你这图里是不是有点强词夺理了。
况且既然你这个作者都觉得是杰裘了,你自己在心里已经有了cp向,只要加一句大概,就能用棱模两可的说辞花式蹭热度我是真的服。

“人家只是说大概是杰裘了啦~”
“人家裘杰裘无差了啦”

对不起,你妈大概是死透了,不过活着也无差啦~🤔

半夜小车
下一半在p8

存活确认 @戚鸟鸟

【裘杰】Domestication/驯化 下(R18)

第五人格同人

裘杰cp

m向恶犬裘x女王杰

Car

   

点我看暴躁裘球煽情现场🚕

   

上篇走这里👀

链接已更新!翻车了请再叫我!

  

动动手手点点关注好吗!

另外,我想开连载了。

双人格杰克和断腿裘球的爱情故事。

半史向半推演向,有想看的嘛QvQ

【裘杰】Domestication/驯化 上(R18)

第五人格同人

裘杰cp

m向恶犬裘x女王杰

Car

   

内涉足jiao/舔脚,注意避雷🚕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发一半。

因为我写不出下一半了:)

欢迎跳车。

看完点个关注好吗宝贝儿!


你们戚鸟鸟太太想和粉丝亲❤密❤互❤动。
兄弟们冲鸭——!
@戚鸟鸟

学鸽叫

我们一起学鸽叫
一起咕咕咕咕咕
在你面前挖个坑
还有咕咕咕咕咕
我绝对不会填坑
催更我也不填坑
你要是催更我就咕咕咕
  
送个各位同是鸽手的兄弟姐妹们!

优雅型选手 is me.
 
我自己都不信_(:3」∠)_

【杰佣】Escape/逃亡 上

第五人格同人
杰佣
游戏背景
第一人称双视角
序号单数奈布视角
双数杰克视角
ooc有
车在下一篇
  

1.

        我叫奈布·萨贝达/Neb·Sabeda ,是一名退伍佣兵。

        我不是什么老年人,只是因伤退伍。

        现在我身处在一场疯狂的游戏中,躲避着那个怪物残酷的追杀。

    

        退役之后的日子安逸过头,血液中流淌着的,属于雇佣兵的战斗本能让我渴望着鲜血的刺激。

        在这种心理下,我鬼使神差的赴约了这场深藏在废弃庄园的疯子游戏,却发现这里流淌的是自己的鲜血和性命。

        我们被可怖的怪物追逐,在他们的刀刃下寻找逃出这里的方法。

        不知道多少次了,我眼睁睁的看着同伴的倒下,等待他们的或许是一轮又一轮无休止的死亡游戏,亦或是死亡,包括我。

   

        被那群刽子手戏弄到死。

   

        我想要寻刺激,但我不想死……

  

        Nonsense!

    

   

        断续的几声乌鸦鸣叫混着我跑动的声音将本就死寂一片的环境渲染的更加阴森,风吹过的声音在我耳边却更像是逝去同伴的哀泣和监管者充满嘲弄令人作呕的笑声。

        密码机的声音令我感到恐惧,吵的我脑袋发昏,牙关都在打颤,那嘈杂的声响撕破了本该寂静的空气——让我觉得那怪物马上就会寻来。

        我又一次亲眼看着三个同伴被虐杀,却无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拖着受伤的身子东躲西藏。

        我开始焦躁不安,双手被校准失败的密码机电的麻木。

  

        这过于阴沉恐怖的气氛令我快要崩溃。

  

        他,那个怪物。

        他就像是在什么猫捉老鼠的儿童游戏,不紧不慢,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身边经过。我左胸的心脏随着他跳动,声音大的快要贯穿我的耳膜。

  

        谁能来救救我。

  

   

        I'm going crazy.

   

    

   

   

2.

        一直在触电呢。

        他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我见过他好多次了,奈布,萨贝达。

        他和其他人稍稍有点不一样,总能让我的视线在他身上不自觉的停留。

        他很勇敢,也很聪明,他总是能从我手中轻易的逃走,却总是答应了我无理的条件——他自己留下,我就放了其他人。

  

        不过绅士也是会食言的。

  

        捕捉和杀戮,这可是我的工作。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的样子,我很开心。

        我爱极了他在我手中挣扎的模样,爱他受了伤跌跌撞撞逃走的样子。

         他曾经在奔跑的时候撞进过我的怀里,我很失风度的发呆了。

  

         那时风声很小,我们贴的很近。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也感受的到他急促的呼吸,我甚至看到了他帽沿滑下去露出的发。

        从那时起,他的一举一动都令我着迷,我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他在我怀中受伤挣扎的模样成了我臆想的最佳素材。

        我想触碰他,拥有他;我想品尝他的血液,听他的声音;我想占有他,我想杀了他。

  

        我爱他。

  

  

        我喜欢他的心脏为我跳动,只要我接近,那里就会卟咚卟咚的跳个不停。他的心跳为何会如此激烈,他是在恐惧我,还是在爱我?

        其他人都死了,没人会打扰我们。

        这里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庄园。

        请继续挣扎,绝望吧。

  

        最后,请让我用最优雅的方式,将你剖开,切割成最完美的样子。

        Please!

    

   

        乌鸦从空中飞过,落在远处啄食着尸体的肝脏。我扶好了帽子,抽出帕子将刀刃上的血迹尽数抹净。

   

        Sorry,我不会再失态了。

        Now, it's time for me to meet my partner.

   

   

     

    

3.

        就在刚刚,他发现了我。

        他就不紧不慢的追在我身后。

     

        我无数次听到刀刃破空划下的声音,却感觉不到疼痛。他在戏弄我。

        恐惧扼住了我的心脏,逼得我忍不住想要死去,我不知道那可怖的利刃何时会落下来狠狠的划开我的皮肉。

        或许就是下一次。

   

        我机械的向前奔跑,而他在我身后哼着轻快的小调。

   

        终于,在一个拐角,他狠狠的撕破了我的皮肉,我跌倒在他面前。剧痛让我浑身战栗,那一刻我真的不想再挣扎。

        但我不能,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

        我必须,带着大家的份一起逃出去。

        我要活下去。

    

    

  

4.

        他就在我的眼前逃走了。

  

        他跌跌撞撞逃跑的身影都令我如此着迷。

        我的刀刃上还留着他温热的血,那腥甜的气味让我兴奋不已。他逃亡时激烈的喘息还回荡在我耳边,我开始改变主意了。

  

        就这么杀了他实在是过于可惜。

        我要他在我面前露出前所未有的模样。

   

        All right,我承认我有那么一些小癖好,毕竟没有人是绝对完美的。

   

        地上的血迹在一点点的深入泥土中,我不想再耽搁。

        让我猜猜,顺着血迹走下去,我会在哪里捉到这只让人心动的小野狗呢。

   

    

    

5.

        我在他面前爬起,狼狈的逃窜,我不知道我是否甩掉了他,我不敢停下。

        我的心脏不停的在跳动,像是炸响在我的耳边,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我的附近,还是因为我自己的恐惧。

        总有着刀刃碰撞的刺耳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但我却并没有看见他。

        如果他再一次找到了我,我就再也没有力气逃了。

        我可能真的无法再坚持了。

    

        我不知道我跑了多久才停下来。

        我缩在两堵墙壁之间的角落,背后的伤口不似刚才一般严重,却还在流着血,而我完全无能为力。

        我感到体力在流失,甚至想就这么倒下。

        头顶的乌鸦被我驱散,片刻后便再次聚集——它们在等着我的死亡,然后就来啄食我的脾胃肝脏。

   

        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我撕下了外衫尾段一大截的衣服,裹住身后的伤口在身前的肋骨处打了结。

        这很粗劣,但至少可以让我不再流血。

        休息片刻,我便重新站了起来,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前行。

   

        我躲在一个墙角敲打着密码机,绷紧了精神不敢出现一丝纰漏。

        开启大门的密码还剩两条,我却找不到唯一可以让我活下去的地窖。

    

   

        他来了。

        我听见了。

    

        他低沉的歌声猛的揪紧了我的心脏,我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我慌乱的躲进了一旁的柜子中,祈祷着他不会找到我。

   

        我看见他了。

        他从墙边走出,隐在空气之中,我只能看清他所在之处扭曲变形的空气。

        我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踱着步,紧张的死死咬着自己的拳头。

        我不敢动,我的喉咙发着抖,不这样做我甚至快要哭出声来。

   

        直到他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柜子的铁门上。

        我蓄在眼里的泪猛的就滚了下来,砸在鞋尖上溅起了一朵微小的水花。

        我能通过柜门上几道横向的缝隙清楚的看到他手指上的那几根利刃,它们离我的脸太近,仿佛下一秒就会挖出我的双眼。

        而接下来,我的心跳便因恐惧几乎停止。

   

        他摘去了面具的脸隔着柜门放大在我面前,那双猩红的眼里满是危险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Find you.

   

        他的声音淹没了我。

        就像撒旦扼住了我的喉咙。

   

   

        I'm going to die. 

  
   
   
   
  
   
  
  
  
  
  
  
  
       TBC.

【杰佣】Lie

第五人格同人
杰佣cp
ooc有

   

点我上加长林肯
  
长图有点糊,见谅QvQ